极品豆芽 - 第55章 不同频道的跨服聊天!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秦羽风的话犹如惊雷一般在他耳边炸起。

    又仿佛一粒粒碎小的寒冰灌入了贺元尚全身的血管之中,冷的发彻,脊背冒出了细汗。

    他什么意思?

    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贺元尚努力压下心中的震惊与困惑,面色淡然:“秦小友在说什么,老夫听不懂。”

    装?

    还装?

    秦羽风暗暗冷笑,扬身道:“贺长老,大家都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就好,若是摆在台面上,会伤了感情。”

    贺元尚攥住拳头,神经绷紧成一条弦。

    这小子究竟知道些什么?

    饶是平日里他城府再深,此刻亦是心境大乱,无数疑问如蛛网般缠绕在一起,令他烦躁不安。

    毕竟这太突然了,使得他没有一丝准备。

    就在刚刚,他还信誓旦旦的对何灵毓说赵青白没有问题,然而转眼,却被打脸了!

    从秦羽风的质问来看,赵青白分明是跟他说了什么。

    但究竟说了什么呢?

    圣火令?

    与圣火教勾结的证据?

    贺元尚浑身发冷,即便日头当空,依旧仿佛身处冰窟一般。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试图掩盖自己的情绪。

    “贺长老,人要行得正,坐得直,尤其是身为堂堂男子汉,切莫走错了偏道啊。”

    秦羽风委婉的告诫他。

    对方毕竟是苍然派二长老,地位颇高,若是公然撕破脸皮大家面子上也是不好看。

    贺元尚脸上火辣辣。

    在他耳中,对方的这些话就像是一道道带满了嘲讽的鞭子,抽在他的脸上。

    等等!

    这小子在试探我!

    身为一个老狐狸,贺元尚瞬间便断定秦羽风的真实目的。

    若秦羽风知道他与圣火教勾结,恐怕早就告诉莫剑生和北堂纤羽了,而不是在这里说一些云里雾里警告的话。

    说明他只是怀疑,还未确定!

    看来当初在书房里,赵青白一定看到了那个令牌,只是不确定是什么,所以才告诉了秦羽风。

    而秦羽风同样也不确定,便有了这番特意试探。

    想到这里,贺元尚轻吁了口气。

    这是一个好消息,至少他暂时是安全的。

    但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秦羽风已经开始怀疑他了,恐怕也会告诉莫剑生和其他人。

    贺元尚淡淡笑道:“秦小友你不妨敞开了直说吧,老夫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也许是青白那孩子误会了什么。”

    误会?

    秦羽风扯了扯嘴角。

    虽说他对赵青白也保持一丝怀疑,但从理性上还是偏向他的。

    毕竟半夜被师父迷昏后摸身子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随便编出来的,而且他也没理由编造这种事情。

    而且就刚才贺元尚那表情,一看就知道有鬼。

    秦羽风语气转冷:“贺长老,我相信赵青白,不过看在你是长辈的面子上,我也暂且相信你一次,我会调查清楚的。”

    贺元尚双眼阴凄凄,太阳穴上好像有个小锤子在砰砰敲打。

    调查?

    这是在跟老夫公然宣战吗?

    贺元尚心中愤怒,带着阴恻的口吻说道:“那老夫就期待秦小友调查了。”

    秦羽风冷哼一声,又道:“对了,赵青白就先留在天秀门吧,我会跟莫掌门说的。等事情调查清楚后,他再回去。”

    贺元尚眯起眼睛,幽光浮动。

    这是要保护赵青白吗?

    怕老夫杀了他?

    果然,秦羽风淡淡道:“我只是想保护他,仅此而已。”

    秦羽风心里明白,这次摊牌之后,贺元尚一定会去找赵青白的麻烦,所以先暂且让他住在天秀门。

    至少安全一些,不再受这老头的猥亵。

    贺元尚沉默不言。

    事情似乎比他想象中的更为棘手,这小子太精明了。

    秦羽风声音冷漠:“贺长老,人在做,天在看,即便你隐藏的再好,也终究会有露出真面目的一天。

    希望你能有坦诚的一天,好自为之。”

    说罢,便转身朝着大厅而去。

    望着秦羽风的背影,贺元尚浑身颤抖,血液像沸腾着的开水,带着一股不能忍受的怒气,一直流到手指尖。

    “秦!羽!风!”

    ……

    来到大厅。

    五位掌门正在争论着什么。

    看到秦羽风进来后,全都停下了争论,目光锁在秦羽风身上,让后者极不适应。

    “掌门。”

    秦羽风行礼。

    北堂纤羽玉手虚扶,示意他无须行礼,淡淡道:“羽风,我召你来是有事情想要问你,你把虎啸林发生的事情仔细说予我们听。”

    秦羽风一怔,不明白掌门问这个做什么,不过还是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当然,也省略了一些。

    听完秦羽风的讲述,诸位掌门眉头皱起,相互看了一眼,眸中带有困惑。

    “你就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吗?”

    北堂纤羽问道。

    秦羽风听得有点懵:“异常?什么异常?”

    北堂纤羽道:“比如你们两次遇到宝物,其中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尤其是最后你得到七宝香炉的时候。”

    秦羽风沉思片刻,点了点头:“若仔细一想,确实不对劲。”

    “说来听听。”

    众人精神一振。

    秦羽风道:“宝物太少了,凭我这么帅的美男子,至少也得七八百件宝物才正常。”

    众人:“……”

    北堂纤羽揉了揉眉心,又好气,又好笑道:“我们在谈正事,我怀疑你们最后遇袭或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当然也仅仅是怀疑。”

    有人搞鬼?

    秦羽风挠了挠头。

    不应该啊,凭本人的聪明才智,若是有人搞鬼应该早就发现了啊。

    “掌门,反正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你去问其他人吧。”

    秦羽风两手一摊。

    莫剑生笑道:“这几个天骄里,就数你的实力最强,无论是洞察力、警觉性或是聪明智慧,他们都比不过你。

    若你觉得没问题,那或许是我们多心了。”

    其他掌门也纷纷点头。

    北堂纤羽秀眉蹙起,思索了少倾后,无奈道:“你先下去吧,若有其他问题我会来找你的。”

    但秦羽风并未退下,而是看向莫剑生:“莫掌门,我有一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莫剑生一愣,随即笑道:“秦小友但说无妨。”

    “那可否借一步说话。”

    秦羽风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决定单独跟莫剑生谈谈。

    毕竟事关苍然派的颜面。

    莫剑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向大厅右侧的一间里屋,并随手布下隔音结界。

    望着尾随而来的秦羽风,道:“说吧,究竟何事。”

    “莫掌门,有人在你背后搞基。”

    秦羽风沉声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