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豆芽 - 第78章 人生充满了戏剧性!(第2更,新书求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什么?秦羽风被绑架了?”

    望着面前慌张跑来的少女小荨,北堂纤羽绷大了漂亮的杏目,“他不是在紫霞峰吗?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

    小荨美眸泪雾弥漫,“师兄在紫霞峰被绑架了。”

    “胡扯!”

    北堂纤羽简直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既然秦羽风身在紫霞峰,又有谁能绑架他?当我们天秀门是摆设吗?

    更何况是在我这个掌门眼皮下绑架?

    “是真的,我亲眼看到的。”

    小荨也不敢隐瞒,将自己从门缝中看到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完少女的讲述,北堂纤羽一头雾水。

    这什么鬼?

    苍然派的二长老绑架了我们天秀门的弟子?

    为什么啊。

    难道是想把秦羽风抓去当他们的圣尊弟子?可之前莫剑生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再报有这个念想了。

    会不会是别人伪装的贺元尚?

    也不可能。

    每个门派前都有专门的检测法宝,如果是盟友,只需验证身份之后便可进去,绝不会有闲杂之人闯进来。

    北堂纤羽目光锐利的盯着她:“你确定看到的是贺长老?”

    小荨用力点头:“没错的,就是贺长老!他原本是和师兄聊天的,可不知为什么吵了起来,然后就把师兄带走了。”

    北堂纤羽秀眉蹙起。

    饶是她平日里再聪慧,此刻也是满满的问号。

    “掌门,莫掌门来了。”

    这时,有弟子前来通报。

    北堂纤羽纱袖一甩,走出小院,来到前堂大厅,对着莫剑生质问道:“你们二长老怎么回事,为什么绑架秦羽风?”

    “什么?贺元尚绑架了羽风?”

    莫剑生一惊。

    北堂纤羽凤眸紧盯着他,见对方确实不知情的样子,冷声道:“小荨亲眼看见他绑架了秦羽风,不会有错。”

    莫剑生眉头锁起。

    这时他想起了之前秦羽风对他说过的话,以及他试探了贺元尚的情形,一颗心顿时沉了下来。

    难道是贺元尚气急败坏,打算找秦羽风算账?

    有可能!

    毕竟那种事情被人泄露出去,难免心中愤怒,从而做出失去理智之事。

    男人,都是要脸面的!

    想到这里,他连忙拱手道:“北堂掌门放心,老夫立刻去寻他们,老夫也大概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北堂纤羽好奇问道:“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剑生也不好直说,含糊道:“等我带羽风回来后,会亲自跟您解释,不过您放心,秦羽风绝不会出事的。

    老夫以性命发誓,绝对将他安全带回。”

    见对方语气笃定,北堂纤羽的担忧少了一些,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不我跟你去?”

    “不,不……这是属于男人之间的私人,女人去了不方便。”

    莫剑生连忙阻止。

    家丑不可外扬,若是北堂纤羽去了,其他人还不都跟着凑热闹?

    到时候事情就更麻烦了。

    “总之北堂掌门请放心,老夫一定将羽风带回来,您等着便是。”

    说完,莫剑生急匆匆的离开了。

    因为贺元尚身上有苍然派的令牌,所以他可以用门派特殊术法感应到对方的位置。

    ……

    虎啸林,第三地界。

    秦羽风无聊的坐在地上,感受着周围刺冷的剑阵杀意,想哭的心都有了。

    谁能想到贺元尚的自尊心这么强。

    不就是被人发现了他的秘密嘛,何必用这种方式来泄恨。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不过唯一让他安心的是,看这样子对方应该不会对他做那种事情,至少清白的身子是保下了。

    “奇怪,这么久了,为什么他们还不来。”

    贺元尚心中疑虑。

    按道理来说,他光明正大的绑架了秦羽风,其他人都看到,尤其是那个屋里的小姑娘,一直在门缝里偷看。

    既然都知道绑架了,为何不赶紧过来救人?

    难道找不到这里?

    不止是他,便是隐藏在暗处等待猎物进网的教主和何灵毓他们,也是心存疑惑。

    等了这么久,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若非秦羽风身份特殊,还以为这个是捡来的孩子,不受重视。

    “来了!”

    教主忽然感应到有雄厚的气息飞速掠来,眼眸泛起一道冷光。

    然而当他用神识探查之后,却顿时愕然。

    “怎么只来了一个人?”

    “一个人?”

    身旁的何灵毓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耳,“他们就来了一个人?不可能吧。”

    教主拳头握紧。

    此刻他的心里莫名有些不安,总觉得事情超出了他的计划之外,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

    可究竟是那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如果莫剑生他们已经开始怀疑起了贺元尚的身份,那么必定会警惕起来。

    尤其现在贺元尚绑架了秦羽风,等于就是彻底暴露了自己身份。

    在这种情况下,正常应该召集高手前来搭救秦羽风。

    可现在却只来了一个人。

    而且还不是北堂纤羽。

    什么意思?

    何灵毓小声说道:“主上,会不会是我们的计划暴露了?”

    教主摇头:“不可能,如果暴露,秦羽风就不会这么容易被绑架来了,先看看情况再说。”

    ……

    贺元尚望着飞掠而来的莫剑生,一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就来了一个?

    北堂纤羽呢?

    自家弟子陷入危险,不应该赶紧带人来救吗?

    “贺元尚,你在干什么!!”

    看到被困在剑阵中的秦羽风,莫剑生差点没气晕过去,怒喝道,“赶紧给我把人放了!”

    贺元尚质问道:“为什么就你一个人来了,其他人呢?”

    莫剑生怒道:“你还嫌自己丢人不够吗?还想让其他人看笑话?贺元尚,你是不是疯了!”

    “我问你其他人呢!!”

    贺元尚浑身发抖,额头青筋暴起。

    计划有偏差了啊。

    如果其他人不来,那只困住莫剑生一个人有什么意义?

    “把!人!放!了!”

    莫剑生双目仿佛要喷出火焰,脸上连着太阳窝的几条筋,尽在那里跳动。

    贺元尚站在秦羽风身后,以防对方偷袭,寒声道:“把其他人都叫来,把北堂纤羽叫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贺元尚,你个混账东西,你是不是真的疯了!”

    莫剑生大怒。

    贺元嘿桀桀冷笑了起来:“师兄,你装什么装,你现在已经清楚了吧,其实你心里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对吗?”

    “我……”

    莫剑生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他的确不相信对方。

    尤其在那晚试探之后,更是认为对方确实喜欢男人了,跟以前的那个贺元尚不一样了。

    可他万没有想到,对方竟会恼羞成怒到这种份上。

    竟然想杀秦羽风泄恨。

    这已经不单单是断袖之癖那么简单了,分明是心理扭曲变态了啊。

    莫剑生心中不免有些后悔,平日里没有好好开导这位师弟,看来那次小师妹的死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

    “师兄,你知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那就是优柔寡断!”

    贺元尚狞声道,“你做任何事情,都要瞻前顾后,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师父几番犹豫要不要把掌门之位传给你。

    也是你剑法停滞不前的原因!

    二十年前那场大战,因为你的优柔寡断,害的我们……被困于死亡谷中。

    如今你这性子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既然你已经怀疑我,就应该把我关起来审问,而不是顾念师兄弟的情意,仍由我这般自由!

    现在你后悔了吧,晚了!!”

    面对贺元尚的指责与嘲讽,莫剑生淡淡道:“你是我的师弟,是我最好的师弟,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

    更何况,这件事虽然听起来有点……但也没必要把你关起来审问。”

    “别再假惺惺的了!”

    贺元尚用看白痴般的目光看着他,“你以为我是傻子吗?靠这么几句话,就让我痛哭流涕的跪地悔过?

    你一个人来,是不是以为自己可以说服我。

    哈哈哈,莫剑生啊莫剑生,你跟二十年前一样的天真,一样的蠢!”

    贺元尚横剑抵在秦羽风的脖颈上,语气森然。

    “去把他们全部叫来,把北堂纤羽给我叫来,她若不来,我便杀了天秀门未来的掌门!”

    望着歇斯底里的师弟,莫剑生心如刀割,“师弟,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你对得起死去的小师妹吗?”

    ‘小师妹’这三个字,瞬间触动了贺元尚的神经。

    他面皮涨红,双目几乎要凸出来,

    “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

    如果当初不是你优柔寡断,我和小师妹又怎么可能被困在幽冥谷!

    如果不是你们救援来迟,我又怎么会杀了小师妹!

    都是你的错!

    都是你们的错!”

    相比于陷入愤怒狂躁的贺元尚,此时的莫剑生和秦羽风却听懵了。

    莫剑生张着嘴巴,呆了好半响,才颤声说道:“你……你……你说什么?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我喜欢你现在的表情。”

    贺元尚犹如一头发疯的猛兽,笑容冰冷而又癫狂,“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当圣火教的卧底了吧,因为……我已经回不过去了!”

    轰!!

    莫剑生身子晃动了几下,差点站立不稳。

    脸上的血色仿佛被抽干了一般,白的吓人,眼眸里的情绪更是被震惊和茫然所覆盖。

    “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慢慢摇着头。

    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秦羽风用力咽了口唾沫,从吃瓜群众的身份中脱离出来,颤抖道:“贺、贺、贺长老,那个……

    你不是因为喜欢男人,猥亵了你的徒弟赵青白,才,才抓我的吗?

    这怎么又变成圣火教的卧底了?”

    听到秦羽风的话,贺元尚愣住了:“你说什么?我喜欢男人?猥亵自己的徒弟?”

    他看向莫剑生。

    对方的表情依旧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难道是……”

    贺元尚赫然明白了什么,瞪着秦羽风,“你们根本没有怀疑我是圣火教的卧底?”

    秦羽风很无辜的摇头。

    “……”

    贺元尚眼前一黑,只觉心口有一股浓浓的郁气直冲上来,塞入喉管之中,仿佛要炸裂似的。

    噗——

    一口老血喷出。

    我尼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