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娘 - 第1页 我的竹马是渣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的竹马是渣攻 作者:三三娘

    



    第1页



    《我的竹马是渣攻》作者:三三娘【完结+番外】

    文案:

    圈内人都知陈又涵花心风流,

    但有一个人的电话却可以让他随叫随到,

    人们纷纷猜测那是陈少的朱砂痣白月光,

    没人想得到,他其实是叶家还在上高中的小少爷。

    整个天翼中学也都知道,

    作为天之骄子的叶开清贵自持,对所有示好都视而不见,

    有人怀疑他年纪轻轻性冷淡

    直到那天,

    他们亲眼看见叶开被一个高大男人堵在墙角吻到腿软。

    “叶开是叶家唯一继承人,你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去睡他?”

    陈又涵:纠正一下,不是睡他,是爱他。

    狗逼男人和他的小朋友窒息攻防双双沦陷的低俗爱情

    攻受双方家里都有矿要继承

    【【【【排雷】】】】

    #攻前期作为金主走肾不走心过很多人,一出场就是受洁攻不洁;

    #攻对别人渣,对受不管是当弟弟还是情人都比较宠,渣攻里的驰名双标

    #主角谈恋爱及一切亲吻行为均已满18

    #年上,追妻火葬场、破镜重圆,

    #狗血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开,陈又涵┃配角:同学们,爸妈们┃其它:

    一句话简介:老狼狗的追妻火葬场

    立意:爱情的一种

    第1章

    上午十点。

    陈又涵坐在临窗的位子,地点是对方约的,宁市的人都觉得有情调,只有他嫌牙酸。

    一个白净的男孩坐在他对面,下垂眼,尖下巴,小虎牙,名字很嗲,叫锐锐,是他过去两个月很疼爱的床伴,也是今天要打发的对象。

    经过十几分钟的“友好交流”,锐锐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分手问题老三样,目前还在死磕第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分手?”

    “不为什么。”陈又涵语气带着笑意,但眼神里其实没什么温度。

    “你……你不爱我了吗?”

    陈又涵玩着手上的火机,转一圈,按起一簇火苗,又盖上,反复数次。听到问题,他动作一顿,半眯了眼似笑非笑:“你说呢?”

    这是一个自取其辱的问题,出来玩讲究一个你情我愿,谈爱过于隆重了。

    锐锐又浓又长的睫毛低垂了下去,过了会儿,一圈小小的水渍在桌上渐渐晕开。

    陈又涵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时间。

    有人迟到了。

    而且是迟到快半个小时。再不来,他就想掀桌了。

    对方抽抽噎噎的声音逐渐淡去,与这城市的车水马龙一起,沦为毫无意义的背景音。陈又涵心思放空,眼神转向窗外的街道。

    虽然是冬季,但宁市仍然绿意盎然,空气里都带着花香。马路对面,有个少年在等红灯。他穿格子衬衫,敞着,里头是件白T,卡其色裤子,裤腿向上卷了一卷,露出脚踝,脚上踏了双红色高帮帆布鞋,背后是个束得很高的背包,黑色肩带从胸前斜横过,勒出一个劲瘦的胸膛轮廓。

    是叶开。

    绿灯亮了,叶开随着人群一起走上白色斑马线,身影很快被人潮淹没。

    陈又涵收回视线,对上眼前这个男孩,他还在哭,纸巾在桌上堆成山。

    咖啡厅的玻璃门被推开,叶开略略站住张望了一下,看见陈又涵,对他扬起手臂懒懒地挥了挥,意思是我到了,而后才不慌不忙地走过去。

    “怎么这么慢?”陈又涵站起身,让他进去里面的位子。

    他一进去,锐锐便停止了抽泣,怀疑又戒备地看着他,看他把那个潮牌限量的肩包取下,袖子往上挽了一挽,向服务生点了饮料,又转过头面对陈又涵:“你还好意思说?我翘了课跑出来的。”

    陈又涵笑着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行了,受什么委屈我补给你。”

    锐锐心里沉了一沉,那眼神过去两个月他很熟悉,只是如今想再见一眼却难如登天。

    “你得了吧,上次说好的滑雪板都没给,勉强再信你一次。”

    陈又涵说了声好,叶开这才把目光转向对面的锐锐。他抱歉地笑笑:“对不起,他又给你添了麻烦吧?”

    这话听着客气,但带着不言自明的界限。

    锐锐恍然大悟,一直以来的猜测有了实证,又哭了:“陈又涵,你、你果然有别人了。”

    “他是我儿子。”

    “是的。”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陈又涵:“……”

    这台词怎么跟他们以前配合的不太一样?

    互相矛盾的证词成了导火索,锐锐抹掉眼泪,语气尖利起来:“这个时候你都不给我说实话吗?”

    事态飞速朝着和预期相反的方向发展。

    陈又涵一把握住他的手,嘴里安抚:“嘘,嘘——”妈的,他们这桌快成八卦中心了!“别嚷。”

    叶开半个身子陷进沙发,好笑地看了眼陈又涵。他一手搭着沙发,漫不经心地说:“说吧,要怎样才肯离开他。”

    锐锐“哈”了一声,挂着眼泪气笑了:“你哪位?凭什么?”

    叶开调整姿势,一本正经地说:“我是陈又涵男朋友,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事实上,除了你,他还有十几个炮友。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更不是唯一一个。”

    --



    第1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