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娘 - 第3页 我的竹马是渣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的竹马是渣攻 作者:三三娘

    



    第3页



    作为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咖啡味的当事人,陈又涵痛心疾首,始作俑者却已背上肩包准备逃离案发现场:“又涵哥哥,我先回去了,接下来期末季,请假可能比较困难。”

    陈又涵没想让他这么快走,拦着他不让座:“这就期末了?关多久?”

    叶开想了想:“一个月吧。”

    “一个月?!”前学渣表示无法理喻:“我要给瞿嘉写投诉信。”

    瞿嘉,天翼中学校董主席,叶开的妈,一个陈又涵见了就想绕道走的女人。

    叶开笑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啊。”推他,“劳驾让让。”

    陈又涵支着脑袋长腿交叠,就是不给叶开让路,明知故问:“我怎么了?”

    “也没怎么,”叶开斟酌了一下措辞,勾着唇角讽道:“就是每次替你打发男朋友,我都想帮对方挂眼科。”

    ……小兔崽子骂人越来越利索。陈又涵拉住他胳膊,漫不经心:“那你呢?”

    叶开愣了一下,微妙地躲过他的视线:“不劳您操心,我视力很好。”

    第2章

    纵使是宁市最著名的同性酒吧,在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也不过是门可罗雀。

    陈又涵和老板乔楚是旧识,俩人某种程度上臭味相投,一时间引为最佳损友。酒吧还没到营业时间,大灯未开,深夜的灯红酒绿此刻都被笼罩在灰蒙蒙的光线中。吧台后,一个侍应生低着头在擦杯子。

    高大的身影在高脚椅上落座,陈又涵敲敲桌子,要了杯威士忌,“乔楚呢?”

    乔楚刚巧从后场转出来,见他一个人,心里了然,故意道:“哟,今儿个怎么回事,没人陪啊?”

    “打发了。”陈又涵勾了勾唇角:“我发现你很关心我感情状态啊,怎么,想跟我试一试?”

    乔楚早就习惯了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臭德行,跟他瞎贫:“我可听说了,等你的从这儿一直排到西江大道,你就没瞧得上眼的?”

    “你什么时候兼职拉皮条了?”

    “瞧你这说的,我不一直在致力于把拉皮条事业发扬光大么。”

    浮冰在杯壁碰撞出清脆的声音,陈又涵浅饮一口:“最近没兴趣。”

    “是没兴趣,”乔楚拖长了语调,“——还是不行啊?”

    陈又涵笑骂了一句,啪地点燃了手上的火机。火苗抖了抖,他点上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烟雾模糊了他低垂的侧脸,他临时改主意,漫不经心地说:“算了,介绍几个。”

    “早说!跟哥们儿这矜持什么?”乔楚招手叫了个人:“去,给那个谁?小九!给他打电话,就说陈少找他。”

    陈又涵指尖夹着烟,眯眼道:“出来卖的?”

    “开个玩笑,是学生。”

    “学生?”

    乔楚知道他什么意思,赶紧自证清白:“别用那眼神看我,成年了啊,就是第一次。”

    “第一次就介绍给我玩,你挺能糟蹋人的。”陈又涵这人很有讲究,明码标价的不要,名声不好的不要,雏儿也不要,更不必说相貌身材等硬件条件了,真的是约起炮来也是一身少爷病。

    “他喜欢你,天天问陈少今天来了吗,快一个多月了。长得呢是不错,你也别禽兽得太过分。”乔楚拿手背拍拍他肩膀,一副“您好自为之”的样子。

    陈又涵笑得连烟都拿不住,一边笑一边被呛得咳嗽:“你就这么看我是吧?”

    乔楚还想再贫两句,一抬眼,逆着光看到门口站了一个人。是个高瘦的男孩子,想进来又不敢进来的样子。吧里的灯没全开,照不清那孩子的脸,只是身形轮廓勾得影影绰绰的,挺拔瘦削,看着是不错。

    乔楚笑起来:“小九?这也太巧了!来,进来!”

    男孩走了两步,还没靠近便被乔老板一把拉过胳膊,硬推到了陈又涵眼前,一张雪似的脸一下子暴露在了灯光之下。他嘴唇抿得紧紧的,眼睛不敢看陈又涵,只好向下垂着,只是偶尔才抬起来瞥一眼,又赶紧低下去。

    陈又涵笑了笑,好像真的是个学生。

    “来,我介绍一下,这是小九,小九,陈少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乔楚笑得十分暧昧。

    陈又涵把烟摁灭了,伸出手去:“陈又涵。”

    一圈白色的衬衫袖口正到手腕,蓝宝石袖口在等下折射着光,剪裁考究的西服包裹着他的胳膊。视线顺着胳膊往上,最先看到的是脖颈的曲线和男人的喉结。小九脸一下就红透了,拘谨着不敢接陈又涵那只手,等乔老板推了推他,他才如梦方醒,伸出半截手臂,轻轻在陈又涵宽大的手掌里握了握,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乔楚挺尴尬,新鲜的学生的确跟那些油嘴滑舌的小男孩不同,喜欢归喜欢,可还是不上道。他半真半假开玩笑:“陈少手上长刺了啊,手缩得这么快。”

    陈又涵笑着说:“别理他。”而后轻车驾熟地揽过对方肩膀:“吃过了吗?”

    小九说没,陈又涵就带他出去吃饭了,临走时乔楚冲他眨眼睛,陈又涵扬手冲他比了个中指。

    陈又涵在手机上看工作群,浴室里传来花洒的声音。

    那小孩真是第一次,乖顺得不像话,由着摆弄,又安安静静地自个儿去收拾,全程没有任何娇气。这么乖的对象,陈又涵还是第一次碰到。

    花洒的声音停了。过了会儿,浴室灯灭,小九带着一点未尽的水汽走到落地窗前的沙发边,犹豫半晌,小心翼翼地靠过去,蹭蹭陈又涵的胳膊,想抱他。

    --



    第3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