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娘 - 第4页 我的竹马是渣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的竹马是渣攻 作者:三三娘

    



    第4页



    陈又涵伸出一只胳膊把人揽了,目光也没从手机上移开。过了半晌,他找水喝,一偏头,看到了小九小狗似的眼神。

    乔楚没说错,是很乖。很乖的话,分手时想必也会很干脆,倒不用叶开——

    这是个很突兀、很没有缘由的联想,陈又涵微怔,放下手机,没头没尾地问:“还在上学?”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问起什么,小九眼睛都亮了,答得挺快:“嗯,在天翼上高三。”

    ……宁市是只有这一所学校了吗?

    “听说你喜欢我。”

    “喜欢。”

    “为什么?”

    这倒把小九给问愣了,他茫然的神情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就是……喜欢。”

    陈又涵笑了一下:“那你了解我吗?”

    “……不太了解。”他怯生生地说,很诚实。

    见陈又涵没说话,小九又补充:“我只听说……”他看着陈又涵的脸色,小心斟酌语句:“说陈少看着是个花心的,但心里有人。”

    这是个始料未及的答案。陈又涵失笑:“我?心里有人?”

    小九点点头。陈又涵的一些事情圈子里都有传,他拣有意思的说:“他们都说……说你经常接个电话就消失,有一次还是冲冷水澡走的。”

    陈又涵不置可否。

    “还说……”

    “什么?”

    小九鼓起勇气:“说你有私生子。”

    陈又涵愣了一下,笑得不行,抬手揉了揉小九柔软的发顶。

    没什么别的意思,跟揉他家阿拉斯加差不多,就是高兴了顺手的。

    冲冷水澡那次他记得,叶开输了棒球赛打电话冲他撒气,怪他没去现场观赛。电话里那委屈巴巴又气势汹汹的样子陈又涵到现在都记得。那时候他的确撇下床伴跑了。

    回忆到这里,陈又涵松开小九,弯腰从沙发上捡起堆皱了的衬衫。

    “又……”他把没有分寸的“又涵哥哥”四个字咽下去,说,“陈少,你要走了吗?”

    陈又涵“嗯”了一声,拿起手机和车钥匙:“有空打我电话。”

    这句话冲淡了小九心里的失落,他像只被主人爱抚过后的小狗,立刻竖起耳朵振作起来了。

    手机震动起来时宿舍已经熄灯,叶开刚躺下,屏幕的光荧荧照着他半边侧脸,在上翘的鼻尖上留下一个光斑。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压低声音:“喂?”

    陈又涵原本乱糟糟的心在听到这一声时神奇地平静了下来。他靠在路灯的灯柱上,半仰着头顶着不远处漆黑一片的窗口,指间习惯性地夹了根烟。

    “睡了?”

    “没,刚准备睡。你干嘛?”隔着电话也能听到他的狐疑:“不是又惹事了吧?”

    陈又涵无声地笑了笑:“没有,我今天很乖的,哥哥。”

    叶开顿了顿,掀开被子下地,拉开紧闭的阳台门,声音轻轻地掩没在门推拉的声音中。

    夜色中,他眼角一弯:“好的弟弟。”

    “那弟弟这么乖,哥哥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你想要什么?”

    陈又涵想了想,烟头的红光在黑夜中静静燃着,半晌,他低声道:“没什么,只是特别想见你。”

    叶开心脏重重地一跳,微张着嘴,哑口无言。

    “说话。”夜色中,陈又涵的声音又沉又温柔。他催促,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熄灯了。”他顾左右而言他。

    “我没瞎。”

    “……我睡了!”

    “在阳台上吧。”我陈又涵轻松戳穿他,“来,往左手边看,我在东门。”

    叶开探出阳台往左边看去。他这栋宿舍楼就挨着学校后门,这一探就看见远远的路灯底下的确站了个人,长腿交叠,背靠着灯柱,留给他一个利落的剪影。

    陈又涵提高音量,又恢复了那股吊儿郎当的调调:“看够了没,腿都站酸了。”

    叶开心虚地缩回身,无语了一会儿:“我说了门……”

    “你傻啊,不会翻墙吗?”

    “我……”手机里传来挂断后的盲音,叶开举着手机愣了半晌,眼见着陈又涵把香烟扔地上踩灭了,双手插在裤兜里就这么优哉游哉地晃到了围墙底下。

    他低声骂了一句,拉开门朝走廊上探了探,确定没有查寝老师后,以最快的速度蹿了下去。

    到了后门边,陈又涵果然隔着铁门在等他。月色下,他换了白天被泼咖啡的那一身,却能明显看出给糟蹋过了,叶开知道他多半又是刚鬼混回来。

    “看够了没,要不要给你打个灯啊?”陈又涵戏谑道。

    妈的。叶开收回视线,回呛:“你不是想见我吗,现在见到了,回吧。”

    “你遛狗呢?”陈又涵从裤兜里伸出一只手,对他不耐烦地招了招,“别废话,保安来了。”

    叶开不惯他,优等生和学渣有壁,根本讲不到一块儿去。

    “我喊了啊。叶——”

    叶开停住脚步,无语地转过身:“说,说你想我想得无法自拔,说你没有我就想死,说完我就过来。”

    行,真尼玛会玩。

    陈又涵勾起一边唇,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打开视频,漫不经心地说:“我陈又涵此时此刻特别想念叶开,想得无法自拔,想得欲仙欲死要死要活,我现在就想见到他。”

    --



    第4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