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娘 - 第7页 我的竹马是渣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的竹马是渣攻 作者:三三娘

    



    第7页



    几乎是迈出校门的第一瞬间,他就注意到了停在路边的黑色保时捷SUV。陈又涵最近开的也是这一款,他敏感地多留意了几眼,这一犹豫的功夫,从车上就下来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男孩,穿了件简单的T恤,直筒牛仔裤,脚踝处卷了两卷,帆布鞋,这打扮倒有七八分叶开的风格。只不过那男孩子比叶开高,因此看上去要更挺拔一些。

    叶开多看了两眼便收回了目光,将假条递给门卫,门卫扫了一眼,收在夹子里,冲他挥了挥手。

    他说了句谢谢,转身往公交车站走,走了两步,停住不动了。刚才那个男孩子绕到了主驾那边,弯着腰对里面说话,车窗是半摇下来的,露出车主的脸,虽然他带了墨镜,但叶开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陈又涵。

    叶开只觉得一口气猛地滞在胸口,愣了有一两秒才惊醒过来,赶紧转身躲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几乎是本能反应,总之不想在这种时候碰到陈又涵。

    他捧着资料,眼见着陈又涵从车上下来,一手撑着车顶一手搭在车门上,指间习惯性地夹了一根烟,带着墨镜的脸似乎有些不耐烦。

    叶开调出陈又涵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接得倒是挺快。

    “在哪儿?”

    “公司。”

    叶开眯了眯眼,语气十分自然:“有空吗?我下午请了假,一起吃个饭?”

    电话里陈又涵倒是答得爽快:“行,二十分钟后到校门口。”说完对男孩子挥了挥手,打发他走了。

    叶开松了口气,等那男孩子进了校门,陈又涵坐进车里去,他才从岗亭后转出来,边对电话里说:“我在我们校门口看到一辆保时捷,跟你那辆好像。”

    陈又涵罕见地犹豫了一下:“你到校门口了?”

    “啊,刚出来,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我,过来吧。”

    叶开挂了电话,从从容容地走到陈又涵车边,敲了敲窗户,陈又涵侧身过来替他打开了车门:“上车。”

    “你这不在校门口吗,还让我等二十分钟。”

    陈又涵看着倒车镜单手倒车,嘴上答得毫不含糊:“本来就是来找你的,这不怕你觉得我怎么成天粘着你太掉价么?”

    叶开懒懒地睨了他一眼,没拆穿他:“怎么,你不是对我有什么不良企图吧。”

    陈又涵被他这句话弄得神经错乱,差点撞上绿化带。后面跟着的车主直接冲他比了个中指骂道:“傻逼,会不会开车!”

    叶开摇下车窗,半个身子都探出去,回了一个中指。

    陈又涵笑着骂了句草,一手把他拉回来:“小屁孩。”接着一脚油门猛踩,喷了后车一脑门尾气。

    陈又涵带他去了一家他们常去的私房菜馆。领班见是陈又涵来了,把他们领到庭院的一个小亭台,一边添茶一边说:“陈少好久没和叶少过来了。”

    陈又涵点点头,报了几个菜名,都是叶开比较爱吃的。领班笑着奉茶给叶开,边说:“陈少就是有心,您喜欢吃什么他都记得。”

    叶开不置可否,笑道:“你不也记得?”

    领班一愣:“瞧您说的,我们记得那是应做的本分。”后面的半句倒没说出口,他知道分寸。

    陈又涵喝了口茶,似笑非笑地打发人:“堵不上你嘴了?还不出去。”

    这地方是个园林四合院,老板也是他们那一圈的,置了这园子给一众纨绔吃喝玩乐瞎闹腾,有时候也谈谈生意组组局。陈又涵是常客中的常客,没人敢怠慢,菜上得流水似的,除了陈又涵点的,他们也按照陈又涵的喜好添了几样,讲究的是个花样多而量少精致。

    “说真的,你和上次那个还处着呢?”叶开嘴里咬了根汤匙,半趴在桌子上,歪着头问他。

    陈又涵喝了一口银鱼羹,问,“哪个?”

    “就那个,手机丢你车上的。”

    陈又涵愣了一下,看了叶开一眼:“怎么想起问这个?”

    “就问问。”

    “处着呢。”陈又涵慢条斯理地说,瞧着没怎么当回事:“挺乖的。”

    叶开手一顿,很慢很慢地“哦”了一声。空气里只剩下了杯碟之声。

    叶开后来又在学校里见过那男孩几次。以他的交游,要打听个人不是什么难事。很快他就知道了那男生是高三文科班的,叫伍思久,没什么朋友,平时挺独的一个人,似乎有点孤僻,成绩不怎么样,但画画不错,估计是个艺考生。

    叶开打听过伍思久,自然有那多事的、殷勤的,把伍思久的消息隔三差五递过来,渐渐的给他拼凑出了一个多金英俊男朋友的形象,什么时常来接他放学,什么送球鞋送衣服送画送数位板,叶开听了也就应一声,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他知道陈又涵看上谁时便会千方百计对他好,关键是新鲜期多久。他换男人比换衣服勤快,那些个伴儿比时装周的高定还过季得快。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又涵不算渣,他出手大方,愿意把人捧在手心,估计就连床事也是温柔高超的,这样一个人你不能怪他花心多情,只能怪自己没本事把这保质期拉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陈又涵“醉心”新对象的这段时间,叶开也没闲着。他家是天翼的校董主席,自打入学以来就是学校的金字招牌——叶家把唯一的继承人放在这里接受教育,还不够说明问题吗?因此他的一言一行,每一张答卷的每一分都会被放大给别人看。虽然叶开成绩很好,但也不想搞出期末季马失前蹄的糗事,因尔心思多半也放在了备考上。

    --



    第7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