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娘 - 第246页 我的竹马是渣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的竹马是渣攻 作者:三三娘

    



    第246页



    陈又涵不吃这套,刻意加重的“陈董事”三个字反而牵起了他一丝玩味淡漠的笑意,他几秒钟内权衡好了利弊, 答应道:“好。”

    叶瑾想挂电话, 陈又涵悠悠续道:“这不太像你。”

    叶瑾怔愣,无声地磕绊了一瞬后回复镇定:“怎么?”

    “合同在你手里,你一直没有动作,倒让我寝食难安。”陈又涵笑了笑, 叼起烟点燃。

    叶瑾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轻巧地问:“你怕呀?”

    “怕死了。”陈又涵懒洋洋道。

    “等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不知道小开还愿不愿意再看你一眼呢?”叶瑾叹了一声。

    “换我给他当助理,白天帮他做纪要,晚上给他暖床。”他漫不经心地笑着问,“怎么样。”

    叶瑾在那头翻了个白眼,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过十点半,本该在繁宁的人出现在了思源路。贴了深色膜的驾驶舱内吻得热烈。一直到氧气都觉得不太够用,陈又涵才放开了叶开。

    见面没顾得上说话,气息深重地盯着他,前额相抵,叶开才问:“怎么突然过来了?”

    “查岗。”陈又涵说。

    叶开抿着的唇上扬:“你好小气啊,我在陪爷爷喝茶练字。”

    陈又涵盯进他眼眸深处:“刚才叶瑾给我打电话。”

    叶开微怔,不悦地抬眸:“说什么了?”

    “二十八号家宴,让我过去。”陈又涵不放过他的细微表情,“你知道吗?”

    叶开松一口气,点头说:“知道的。”

    “上次被她撞见,你跟她聊了什么?”

    “没聊什么,她好像改变主意了,主动说她会帮我瞒着妈妈。”

    陈又涵看不出端倪,紧绷的心松弛回落,坦诚道:“她手里的合同,是阻止我私下见你。她没告诉你?”

    叶开好笑地看着他:“你打算主动告诉我了?”

    “如果认真计较,她大概可以让我倾家荡产。”陈又涵下巴搁在他肩,“这样也好,上班太累,你养我好不好?”

    叶开心跳加快。他在和他撒娇!怎么可能!

    陈又涵见他没反应,冲他敏感的耳朵轻吹一口气:“不愿意啊?”

    叶开稳住砰砰跳的心神,开玩笑说:“愿意,白天助理干,晚上干助理。”

    陈又涵笑容一顿,声音暧昧玩味起来:“想干我?那我要看看叶总裁有没有这个资本……”

    叶开屏住呼吸,压低声音咬牙切齿:“……混蛋。”

    只招惹来对方一声低笑。

    又抱着吻了会儿,陈又涵不死心地问:“真的不要我送?”

    叶开看着他的眼眸叹一口气:“这么舍不得,直接到北京看我不好吗?”附耳用气息道,“我带你去学校附近开房。”

    陈又涵扣着他的肩胛骨,啄吻他的嘴唇:“堂堂TOP1经管系高材生就学这些乱七八糟的?”

    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扯,简直腻歪得没完没了。

    再回到别墅时,叶瑾倚着墙,故意看着月亮唉声叹气:“有些人啊,未来四年要怎么办呢。”

    叶开好笑道:“你嫉妒啊?嫉妒找男朋友啊。”

    将军。

    叶瑾脸色一沉,嫩葱似的手指在叶开肩头点了点,意有所指地说:“欠我一个人情谢谢。”

    二十八号到底听话没有没有去机场送,只在登机后简短地聊了几句。等陈又涵提前下班回繁宁洗漱换装时,才收到了叶开的落地回复。

    对于叶家这样中西结合的传统豪门来说,家宴是很正式的场合。一天的会议应酬人仰马翻,陈又涵细致地刮干净已经冒了头的胡茬,发型喷上定型喷雾,腕间点上香水,袖口扣上钻石袖扣,继而慢条斯理地换上全套高定,选了一条顺色的领带,口袋方巾是同色系经典提花。

    打领结时想到那时候和叶开在总裁办公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借着交办公事的名义把人拉进去私会,胡作非为一通后,午休便以叶开帮他打好领带为结束。

    这样想着,镜子里那张英挺的脸从眼神、眉目到线条都柔和了下来。

    腕表雅致,依然挑选了叶开中意的那款宝玑。几百万的表都躺着吃灰,他倒不喜欢什么花里胡哨的满钻表盘。到他这个家世地位,哪怕戴一款全塑料卡通表,别人也只会以为他在玩什么潮流,连笑也是不敢笑一声的。

    正式不代表商务,陈又涵换了车,开出阿斯顿马丁DBS,绕路去常光顾的一家花店取了提前预定好的鲜花束。

    思源路,雕花铁椅大门缓缓向两侧电动推开,火山灰色轿跑在日暮晚霞中驶入。

    透过巨大的挡风玻璃,陈又涵看到叶家主宅金碧辉煌。

    所有灯都亮着,庭院里支起了白色遮阳篷和休息椅,星光般的灯珠串联点缀,在晚风下,好像热烈的夏日走到了温柔的尾声。

    陈又涵没开进下沉地库,只是把车停在了路面,他很熟悉的停车位。

    直到下车时,他都没有发现这是个陷阱。

    他捧着花,路过雕塑精致的三层欧式喷泉,顺着打理良好的绿荫走向别墅正门。

    听到了欢声笑语。

    如梦似幻的,听不真切,像是浮动在朱丽叶的暗香之上。

    他没有问今天都请了谁,既然是家宴,想必都是圈内世交。

    直到看到了穿着白裙子的兰曼。

    --



    第246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