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娘 - 第249页 我的竹马是渣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的竹马是渣攻 作者:三三娘

    



    第249页



    过惯了连鞋带都有人弯腰系、吐个枣核都有人接的生活,现在等得腰僵腿直,花朵般的女明星把不耐烦藏在眼底,却也并不敢流露在脸上,连打哈欠都是掩着嘴,就这还要被经纪人用眼神警告。

    麦安言当然比应隐紧张。他又不是没领教过陈又涵。

    陈又涵在迟到十分钟后步出电梯,微蹙的眉头转瞬即逝,很快便绅士地与众人握手寒暄。他向来不屑于端什么平易近人的人设,气场一分未敛。转向应隐时眼神不为所动。

    社交场合握手,女士不伸手,男士便不好主动去握。

    应隐不自觉挺直了腰背和本就平直纤细的肩膀,伸出手时的姿态慵懒而略带矜骄,眼尾下垂的眼睛自带无辜。但她只感受到对方掌尖的温度一带而过——陈又涵只是非常点到为止地与她握了握,便转向了下一位。

    名利场里的人眼睛都尖,应隐不仅看到了陈又涵无名指的戒指,甚至还观察到了是拉丝哑光工艺。很低调雅致,让人看不出品牌。内心隐约有嘲讽。婚姻呀?婚姻在我们娱乐圈,一、文、不、值。

    简略地照面一圈,陈又涵笑非笑地对着顾岫指责:“几位老师都是忙人,怎么好让他们拨冗?”

    “拨冗”两个字过重,听得人心里一沉。

    顾岫马上顺其自然地说:“是我的失误,下不为例。”

    陈又涵随即一勾唇角:“看在你把沈老师也请过来的份上,算你功过相抵,”随即转向影帝,风度翩翩地颔首:“沈老师,幸会,我是您的影迷。”

    如果沈籍顺着问他最喜欢自己的哪部电影哪个角色,场面就会十分尴尬。但他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陈又涵说的每一个字都只是场面话。

    寥寥几句对白而已,往会议室走时,几个高管心里都有了数,看向顾岫的目光从轻视中多了几分重量。

    顾岫不领资本家的情,只小声问:“戒指是不是真的啊?”

    陈又涵轻瞥他:“假的,马路上捡的。”

    顾岫得寸进尺说:“太好了,给我也捡一个行吗?”

    “戒指好捡,”陈又涵抬手转了转戒圈,“人不好找。”

    他这个动作做起来绅士倜傥,有股漫不经意的性感。

    顾岫冷不丁又被塞了一口狗粮,心里骂了句妈的。

    进会议室,所有项目依序进行汇报。过程冗长,一进行就到了下午,最后直奔日落。橙色的光线隔着西江斜照进宽阔的落地窗,陈又涵正站在窗边,以屈指抵着下颌的姿态度过了沉思的数秒,拍板了追投的最后金额。

    话音甫一落下,主创团队眼睛都亮了起来,金牌大经纪人麦安言立刻起身鼓掌带动气氛,同时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脚应隐。应隐起身,麦安言笑着说:“陈董的眼光魄力真是让人望尘莫及,隐隐,晚上一定要多敬陈董几杯!”

    资方和项目主创吃饭是惯例,但也是难得几次的殊荣。晚宴早有安排,陈又涵无意推辞,只是云淡风轻地一勾唇。

    众人鱼贯而出,沈籍和应隐象征性地做一点纡尊降贵的扫楼互动,气氛热烈,只是应隐回眸时,发现高高在上的陈又涵在落地窗前举起了手机。

    “……”

    晚霞虽美,但她不觉得这样朝夕可遇的美景值得他那样的人打开相机。

    叶开正收拾电脑准备出图书馆去吃饭。

    北京用暴雨迎接他,他叫了专车,等车看雨的过程中收到了陈又涵的微信。

    :好漂亮。

    他由衷地回复,顺手给他回了张倾盆大雨中的清华园。

    对比太过惨烈,陈又涵忍不住抿起了唇角笑,下意识地,做了个屈指抵唇的动作。

    其实是亲了亲指环。

    这样的晚宴在场的每个人都已经参加到了近乎到吐的地步,谁都奢望着快点结束,但场面上,似乎每个人都还是意兴阑珊谈兴未尽的样子。

    应隐是麦安言一手带出来的辰野一姐。她和柯屿是两个极端,柯屿是极其不听话,应酬一律装病,应隐却是听话得不得了,有大佬在,她必在。但她风评其实不错,并没有什么爬床金主的料。麦安言知道她是待价而沽奇货可居,跟听话也没什么关系,非要定义这种关系的话,大概就是共生共荣罢了。

    就比如现在,他一定不会建议应隐去撩陈又涵,但他没开口,因为他知道应隐一定会假装没听到。

    他客观观察应隐的手段,几场对比,发现小姑娘今天是马力全开。跟今天的她比起来,过去对那些资方老板便是甜美有余但透着一股敷衍的谄媚,是明明白白地在说,我在有意讨好你。

    她今天收敛了,收敛得近乎端庄清纯,笑容和眸光都发自肺腑。

    但陈又涵只接了她第一杯酒。

    虽然不合时宜,但麦安言脑海中一闪而过叶开的脸。

    宁城只有一个叶家,而叶开是那个叶家的少爷。陈叶两家同气连枝,想必陈又涵和叶开私交不错。但他那时候怎么会怀疑叶开是陈又涵的家养金丝雀?

    或许,还是他们之间那种外人介入不了的氛围让他误会。

    再看向应隐时,不知道怎么,竟也生出了遗憾的感觉。

    遗憾她不是真正的漂亮,也不是真正的矜贵。纵使此刻的她因为微醺而双颊生红,丰润的双唇微启,传说每个男人看到都会不自觉幻想与她接吻的触感,无辜的眼尾绯红,讲话的声线也娇柔得恰到好处并不甜腻,又是那么美的水晶灯,加上多年众星拱月的生活所带来的所谓“星光”,怎么看,今晚的她都应该势在必得。

    --



    第249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