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娘 - 第250页 我的竹马是渣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的竹马是渣攻 作者:三三娘

    



    第250页



    但麦安言知道,她注定是要铩羽而归的。

    陈又涵接下来果然滴酒不沾。

    洗手间设在宴会厅外的长廊上,应隐起身离席时,麦安言看到沈籍挑了挑眉。

    应隐在长廊上很恰好地撞进了陈又涵的怀里,以她的演技来说——到位。

    香水是精心挑过的,锁骨和颈侧都点了,到这个时候剩下的应该是若有若无的豆蔻香柠檬尾调,隐藏在黑色如绸缎般的大波浪卷发里。

    撞到人时,她眼里有惊慌和羞涩一闪而过。

    宽大温热的手掌在肩头绅士地一握扶住,蜻蜓点水般,随即便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半步。应隐还没反应过来,陈又涵噙着一点若有似无的笑,意味深长地说:“应小姐醉了,不妨早点回去休息。”

    应隐看着他的衬衫,脸上写满抱歉:“陈总的衬衫……不如您留个联系方式,回头,我给您补一件?”她把口红蹭到了陈又涵的衬衫肩头。

    “不必困扰。”陈又涵冷的语气冷淡了些,“我太太会处理。”随即叫住在不远处侍立的服务生:“给应小姐拿一张披肩。”

    按理来说,他应该绅士地为她披上,共同在这场不期而遇中达成暧昧的默契。但陈又涵毫无凝滞地与她擦肩而过。

    再回到席间时,陈又涵已经恢复与众人谈笑风生。西服外套穿上,挡住了淡淡的口红印。

    应隐怀疑自己错过了什么,因为突然之间晚宴好像到了尾声,陈又涵站在席间与众人举杯共祝,高大的身影给人以鹤立鸡群的挺拔感。

    她只来得及听到后半句,说:“……太太会不高兴。”

    什么会不高兴?兴许是晚归,兴许是过度饮酒,总而言之,他这样说了,大家便都在捧场地笑,调侃陈又涵英年早婚神仙美眷。

    有人顺势恭维:“陈太太真是天大的福气。”

    却不想陈又涵难得眸色认真地回应:“是我的福气。”

    众人便发现,这人对万事万物都是漫不经心的态度,只在提到那位陈太太时才是真正的认真。

    因为认真,传递出的心意便很珍重。

    在场只有顾岫知道真相,吃到的狗粮是加倍的。手机里还躺着叶开的微信,对方拜托他在席间多照顾陈又涵。

    上下级之间谈照顾都是痴想,但叶开措辞温和舒服,顾岫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只回道:我会让他少喝。

    公司司机早已等候在停车场,陈又涵上车后松了松领带结,挡板升起,他给叶开拨了个视频。

    北京的暴雨到了晚上终于停下,叶开刚跟TCC的学姐碰完面,走出教学楼大门,满月在水洼上倒映出半个玉一样的圆形。他抱着书,沿着湿漉漉的石砖路往宿舍楼走。

    视频接起,屏幕映出陈又涵的面容。

    他们不是时时刻刻都有时间视频,过去几天忙,便只能互相问候一声早晚安,连接个电话也是奢侈。陈又涵领带和衣领都很随意,因为面对的是叶开,神情是难得的松弛。

    “喝完了?”

    “想你了。”陈又涵答非所问。

    叶开心跳猛然提了一瞬,又轻轻回落,继而看到对方揉了揉眉心:“没怎么喝,谨遵医嘱。”

    屏幕内,光线一跳,由暗转明,想必是陈又涵打开了车内灯。

    充足的明度暴露了更多细节。叶开眼睛一眯,半道停下了脚步,两秒后,才继续往前走,边道:“又涵哥哥,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陈又涵半笑着叹了口气,是那种累到极处的无奈:“被女明星缠上了。”言毕指了指肩头淡淡的口红印,“我是无辜的。”

    叶开饶有兴致地盯着他:“你是不是偷偷把戒指摘了?”

    陈又涵笑了一声,单手支着腮:“我怎么敢?”

    银色戒圈果然瞩目。

    叶开察觉到一种被冒犯的不悦。

    “结了婚在娱乐圈不算什么,这里对道德的感知度天然就低。”陈又涵纡尊降贵地分神回忆了一瞬应隐和麦安言听说他成家了的神情,觉得很有意思,眼底染上一抹戏谑。

    叶开倒没有什么危机感,但所属物被别人觊觎的感觉终归不好。陈又涵看他脸色不善,主动问:“十一回来吗?”

    学生的时间安排相对自由,等到了九月末,最后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分明整个CBD都压抑着一股节前的浮躁。GC总部大楼下,巨型现代铂金色雕塑喷泉在落日下反射金辉,环岛内侧停着一辆帕拉梅拉。安保礼貌询问,车窗降下,从驾驶座递过来一张名片。这之后再无人打扰。

    近下班时间,出入车辆和行人络绎不绝,都打量这辆公然蔑视物业车辆停放规定的轿跑。

    陈又涵将会议进程推快,所有与会的都察觉到了他的不耐烦。会散,有高管礼貌问今晚他是否有兴致参加某团建活动,陈又涵端着咖啡杯离场,是那种指尖从上抓提着杯口的姿势,少了丝端庄,多了点倜傥,昭示着他此刻不错的心情。

    果然,本该随便敷衍寒暄掉的邀请,他反常地认真回绝,勾着一抹笑:“不行,我太太在楼下等我。”

    他是走出会议室时边走边回答的,听到的人不少,空气凝滞了一个瞬间,敲键盘的声音莫名停了下来,两秒过后,高管咳嗽一声,众人又动了起来。

    只是这消息不胫而走,陈又涵还未下楼,佯装下班的群众便已经找到了最佳隐藏机位,一楼大堂前台也收了匿名群众的爆料而公然摸鱼。

    --



    第250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