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好喝吗 瑰夏(1V2)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是你啊?”

    贺司阳也愣住了。

    怎么,她很期待见到他吗?

    他今天跟着老师在附近的金融街开会,中途无聊溜出来乱晃,顺便想买杯咖啡。

    在这家店门口停留完全只是因为它的日式建筑风格让人想起了bluebottle在京都南禅寺的那家店而已——那家店可以说是全日本最难喝的小蓝瓶。

    而这家咖啡店,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段,故意营造这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看起来就很有过渡营销的味道。

    准备转身离开时,他才看清楚院门口立着的木质招牌上印的那两个大字——2W。

    是他昨天点外卖的那家店。

    那杯咖啡味道出乎意料的好,可以说是他近期喝过的咖啡当中,最令人惊喜的口味了。

    可是为什么这个老板看起来这么高兴?

    贺司阳微妙地抬了抬下巴,视线闪躲了一下,目光在叶唯微的头顶打了个转儿,又重新对上她的眼睛,问道:“你这里的瑰夏产地是哪里?”

    看来是个懂行的。叶唯微更高兴了,眼睛泛着光向他介绍道:“便宜点的是埃塞俄比亚瑰夏村,贵的是巴拿马翡翠庄园和艾利达庄园,蓝标、绿标、红标都有,处理方式也不同,看你要哪种。”

    波隆庄园的豆子还没定好价,暂时不能出售,所以她没有提起。

    边说她边将标有产地、编号、海拔高度、风味等详细信息的卡片拿出来朝贺司阳递过去:“你仔细看看吧。”

    贺司阳接过,在她面前的高脚椅上坐下,低着头认认真真地拿着那几张卡片看了起来。

    即使是产自埃塞俄比亚的瑰夏,价钱也比其他的精品咖啡要贵出一大截,客人在挑选的时候往往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叶唯微耐心十足地等待着他的选择。

    隔着一个操作台,她自然而然地将目光落在了面前这个颜值高到过分的男孩儿身上。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耳边和脖颈的头发被推得很短,时下流行的男生发型被他驾驭得很好。虽然此时他正低着头,看不清五官,但仅仅是完美的头骨与隐藏在T恤之下的宽阔肩胛就已经足够让人心驰神往。

    店内的女客频频朝这边侧目,叶唯微不小心和几个美女对视上的时候,也不尴尬,而是互相交换了一下“有帅哥大家一起共赏”的眼神,再克制地抿住嘴角。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表情有愈渐猥琐的趋势,叶唯微收敛了笑容,弯腰将双肘曲在操作台上。

    她本意只是想向他推荐一下,但她弯腰的的瞬间,突然看到了贺司阳略微泛红的耳朵。还没来得及细看,他便抬起头来指着一张卡片做出了决定:“日晒的这个,翡翠庄园红标。”

    叶唯微这时还趴在工作台上,两颗脑袋一下子凑得很近。她这才注意到他的瞳孔颜色很浅,眼珠像玻璃弹珠一样,眼角微微上扬,搭配着弧度美好的眉弓,整个人透着股健康又茁壮的劲儿。

    叶唯微直起身,确认道:“这个有点贵,899一杯,你确定要这个吗?”

    虽然从他的穿着来看,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孩,但叶唯微总觉得他刚刚选择的有点慌乱。

    普通的客人在选择咖啡的时候,通常会偏爱加奶加糖的意式咖啡,而手冲咖啡,如果不是真心爱好咖啡的人士,是品尝不出咖啡的风味的,他们只会觉得手里的那杯咖啡酸、涩,难喝。

    一杯顶级瑰夏,如果不是冲泡给懂得欣赏的人,那就太暴殄天物了。

    因此,作为一个良心商家,她有必要尽到提醒的职责。

    “就这个。”贺司阳拿出手机,扫码买单。

    那行吧。

    叶唯微准备好冲煮工具,磨20g豆子,用93度水温注水,先浸湿滤纸和滤壶,倒出废水,然后才开始正式冲煮。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莹润的双手在灯光的映衬下白得夺目。浓郁的花果香味随着蒸腾的热气弥漫开来,刺激着每一个嗅觉细胞。

    当然,嗅觉受到刺激而感到心情愉悦的也许只有叶唯微一个人,因为坐在她面前的贺司阳并没有流露出很陶醉的表情,而是平静地撑着脑袋盯着她手上的动作,间或眨眨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发呆。

    “以前喝过瑰夏吗?”叶唯微没话找话。

    贺司阳将目光从她手上移开,抬眼看她:“喝过。”

    那就好,叶唯微稍稍放心。

    她将冲煮好的瑰夏朝他推过去,一脸期待。

    贺司阳端起杯子,先是闻了一下,然后浅浅地喝了一口。

    “怎么样?”叶唯微对自己的手艺向来自信。

    贺司阳喝了第二口:“还可以吧。”

    事实上,真的非常好喝,果香怡人,入口顺滑,风味明亮而有层次感,水果的香味充斥着整个口腔,回甘还带着柑橘和茉莉的花香。这种口感的产生并不仅仅是因为豆子的品质,还和咖啡师的技艺息息相关。

    由于从小便接触咖啡,所以贺司阳对于咖啡的口味很刁钻。叶唯微呈现出来的这杯瑰夏,口感近乎完美。

    但他不习惯直白的夸人,所以只是干巴巴地回了一句“还可以”。

    她对他的反应似乎有些不解,略带失望地对着他“哦”了一声。他有心想补救一句,但刚好这时来了另一个客人要喝手冲,她便高高兴兴地招呼别人去了。

    贺司阳默默地将那杯瑰夏喝完,正犹豫着要不要干脆再续一杯,肩头突然被人锤了一下。偏头一看,是他在学校的好友——周垚。

    贺司阳开会溜得早,而周垚运气差一点,没跑掉。

    此时对方正板着脸看着他:“咖啡好喝吗?”

    贺司阳还没来得及回答,叶唯微就像闻着了肉味般瞬移到周垚面前,微笑着问道:“请问要喝点什么?”

    “啊?我不喝,谢谢。”周垚不喜欢喝咖啡,于是拒绝得很干脆。

    叶唯微点点头,很知趣地挪到一旁玩手机去了。

    此时店里没有新客人来点单,只有音响在播放着一些不知名的小众音乐。贺司阳站起身来,走到叶唯微面前,说道:“叁杯澳白,打包。”

    周垚冲他投来奇怪的一瞥,他没理。

    澳白属于奶咖,这种咖啡叶唯微向来是交给小林来做,闻言,她没动身,只是朝站在收银台旁的小林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去忙活一下。没想到贺司阳却问了一句:“不是你来做吗?”

    叶唯微愣了一下,放下手机:“那我来吧。”

    以往也有客人指定要她来做咖啡,所以她不应该想多,但是面前这个男生——或许是因为他出色的容貌,所以当他提出这种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要求时,她的内心还是小小的虚荣了一下。

    将叁杯咖啡打包好,她双手提着打包袋朝对方递过去。挂着塑料提手传递物品免不了会有短暂的皮肉接触,叶唯微已经习惯。

    可是,贺司阳接过咖啡的时候,却不小心捏了一下她的手指。

    很轻,有点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