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号yiyi - 姐姐,你真的好自恋 瑰夏(1V2)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叶唯微对着玄关处的镜子自我欣赏了一会儿,进车库挑了一辆大红色的超跑,心情舒畅地出了门。

    2W咖啡店院门外有统一管理的商业露天停车场,她将车停好,下车的时候正好撞见贺司阳从店里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杯咖啡。

    早上九点的阳光撒在他脸上,照得他眼睛眯起,再睁眼时,叶唯微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嗨!”她笑着打招呼,“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阳光从她后面照过来,有些晃眼。

    “赶着上课,我就住这附近,”贺司阳侧了一下身子,又说了一句,“你来得好晚。”

    语气当中似有抱怨。

    叶唯微歪头盯住他,一脸若有所思:“九点钟还晚啊?好多店上午都不开门的。”

    贺司阳没接话,冲她扬了扬手上的纸杯,问道:“外卖那次的咖啡是你做的吧?”

    “外卖?”叶唯微回忆了一下,“噢,对,那天没什么客人,我闲着无聊,就没让小林来做。你能喝出来区别?”

    面前的男孩儿突然挪动了位置,替她将斜照的阳光挡住,但说话的语气仍旧拽拽的:“当然。”

    叶唯微暗自对比了一下和他的身高差,发现自己的胸大概到他的腰部,穿着平底鞋整整比他矮了一个头。

    她退后一步,一只脚尖很做作地在地上敲了敲,抬起头道:“可惜啊,你早上来都只能喝到小林做的,因为我早上都不在。”

    “姐姐,你真的好自恋,”贺司阳瞥她一眼,“我有夸你做得比较好喝吗?”

    “嗯。”叶唯微露出一副贱笑,“你全身上下都在夸我做的咖啡超好喝的。”

    贺司阳从未见过像她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一时语塞,悄悄涨红了脸。他不想再跟她多说一句话,抬手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呵,小孩儿赌气一样。

    叶唯微这会儿就真像个大姐姐一般慈祥地笑了笑,转身进了院子。

    没事就往2W跑,是贺司阳最近养成的新习惯。

    一下课,人就没影了。

    专业课的张教授最喜欢他,但最近一个星期他找人都找不到,只好逮着周垚问。

    “人春心萌动了呗!”周垚一脸过来人的表情。

    张教授七十岁的年纪,心态还是很年轻,一听就来了兴趣:“哪个院儿的?让他带过来瞅瞅!”

    “唉,八字还没一撇呢!”周垚说,“那姑娘不是我们学校的,是一姐姐。贺司阳估计还没想明白自己心意。”

    “还要怎么想?”

    “想那姐姐怎么还不来追他!他都天天把自己送上门去了!”

    “这有什么好想的?”张教授一脸恨铁不成钢,“喜欢就直接一点,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白白耽误时机。那姑娘万一被人抢走了,看他怎么哭去!”

    周垚深以为然,贺司阳这人,从来都只有被人追的份,要他主动去追,估计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只能天天跑到别人面前去刷存在感。

    姐姐嘛,又不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可以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要搞定姐姐,那就得显示出百分之一百丝毫不打折扣的真心才行,可是贺司阳这里不开窍,谁都没办法替他急。

    周垚和贺司阳都是土生土长的S市人,虽然从小学到高中没就读过同一所学校,但贺司阳家庭情况有些复杂,周垚是有耳闻的。

    明明长成那副祸害样,却对恋爱这种东西避如蛇蝎,硬生生把自己拖成了个大龄处男。

    那咖啡店的姐姐一看就属于那种没心没肺挂的,别真让张教授说中了,最后他哭都没地儿哭去。

    而大龄处男本人却丝毫没觉得自己有多春心萌动。对于咖啡爱好者来讲,自己懒得煮咖啡,家附近开了一家异常合口味的咖啡店,经常去光顾很稀奇吗?他在光顾2W之前,还会经常光顾3W、4W。

    买杯咖啡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况且,那咖啡店的老板还会给他打折,或者有什么新品的拼配也会优先拿给他试用,询问他的意见。虽然他不缺钱,也不需要贪小便宜,可是虚荣心这种东西就像是20岁左右男生的标配,不管他由于外形条件被人开过多少次绿灯,每次她给他准备一点小恩小惠的时候,心情总会没来由地变得雀跃。

    他观察过,她对别人可没对他这么好。

    渐渐地,他也会期待会不会在别的地方能遇见她,毕竟学校就在附近,家更是走路就能走到。

    可是,电视剧里无处不在的偶遇情节几乎不存在。

    她仿若一个游戏里的NPC,在他的城邦里永远都不会出现在咖啡店以外的地方。

    *

    叶唯微最近也挺惆怅。

    那个令她有些在意的帅哥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近一个星期以来每天都跑过来喝咖啡。上午他来得早,一般碰不到面,下午如果他来的话,她一般会在店里。

    她见他一个学生,每次都点899一杯的瑰夏,一时母性发作,没忍住给他打了个对折。打折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但顶级瑰夏诶,她老是打折卖,瑰夏也会有意见的。

    于是她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她把自己瞎试验的新品送给他尝味道,对方果然很满意。

    又发展了一个稳定的客源,开心!

    早上的外卖单居多,基本都是写字楼里来的订单,叶唯微今天到得比较早。洗了个手,就和小林一起忙活起来。

    “微姐,”小林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最近天天来的那个帅哥——”

    其实每天来她这家店的帅哥也不少,但叶唯微就是知道小林指的是谁。

    “怎么了?”她问。

    小林指了指柜台:“他东西掉这里了。”

    柜台角落躺着两只耳机,是上次叶唯微见过的那一对。

    “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小林说。

    那对耳机曾经与他的耳朵亲密接触过,可以说是非常私人的物品了,不知道怎么会不小心掉在柜台上。可能是男孩子心大,随手摘下便忘了拿。

    之前的外卖订单由于平台开启了号码保护功能,拨出去是虚拟号码,所以叶唯微没办法通过已经完成的订单来联系他。只能等他那边先联系了,外卖平台上有她的电话,想要联系上她很容易。

    但是一整个上午,她都没有接到来自那个男孩的电话,心情不自觉被沾染上了某种奇怪的焦灼,但不明显,就一点点而已。恍惚间她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好像姓“贺”。

    开门做生意,客人来来往往,叶唯微很少会跟他们交换姓名,对她来说,只要看起来友善,就能顺利交谈。开店需要熟客,但又最怕有熟客,因为一旦熟悉了某个面孔,就会不自觉地对他们的到来产生期待。

    而客人不光顾的原因有很多,她开店叁个月已经习惯了昨天才交流过的客人连续好几个星期都不出现,虽然乐观的天性不会让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咖啡做得不好,但有时候难免会有隐隐的失落。

    现在她内心这股奇怪的焦灼感,大概也和之前无数次对熟客的期盼一样,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情绪了。

    贺司阳的电话在中午的时候打了进来,开口还挺客气:“请问是2W咖啡店吗?”

    叶唯微只听一句就辨认出了他的声音,但她还是假模假样的问道:“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那边停顿了几秒,才说道:“我上午掉了一副黑色的LV耳机在你店里,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

    “噢,看到了,”叶唯微问道,“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拿?”

    “晚上吧,我下完课过来。”

    “好的,不要太晚了,我九点打烊。”她提醒道。

    “嗯。”

    电话陷入了一阵沉默,为了避免上次和他打电话时的乌龙事件再次发生,她简短地说了一句“再见”便准备挂电话。

    对方却在这时候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店里播放的音乐正好停歇,她听见他清浅的呼吸透过听筒传出来。在下一首歌的前奏响起之前,她答道:“嗯,知道。”

    虽然仍旧不知道名字,也没有必要知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